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K生活城 >《船》及其他 ◎汪建 >

《船》及其他 ◎汪建

栏目:K生活城 | 来源:http://www.sb970.com | 时间:2020-06-10
根据文青们的统计,在台湾真正能靠写作吃饭的只有两位,一位是金庸,一位是琼瑶。前者在我青少年时期(民国五○年代),其作品并未在台湾问世,是以错过;后者作品当时真是家喻户晓。
印象最深的是琼瑶早期小说《船》,在一九六七年由邵氏公司改编成电影,搬上银幕,造成轰动。
记得当时我是初二学生,由于家贫,电影是奢侈品,儘管《船》跃登银幕时,口碑甚佳,同学、邻居说得如何活灵活现,骚得我心痒难熬,无奈阮囊羞涩,只能在电影院门口徘徊,看着电影海报图片过乾瘾。
好不容易两年过去了,我家附近有个三轮戏院放映,票价实在便宜,于是大胆央求母亲通融,最后母亲被我缠得没办法,我终于带着铜板兴奋不已奔赴戏院观赏。由于小戏院不清场,看完一遍后,对于电影前半部实在喜爱,就重看一遍前半段。因为电影前半段描写六位年轻人登山露营,在乌来的卡保山。其中两首插曲〈朗尼路加〉和〈卡保山之夜〉轻快悦耳动听,至今仍令人回味,想必三、四年级生应有同感。如今我打开Youtube搜寻,听到静婷曼妙的歌声,仍怦然心动。还有何莉莉的美豔动人,井莉的清新脱俗,金汉的帅气洒脱,杨帆的英俊斯文,仍清晰盘旋脑海,挥之不去。
退休后我看了原着,发现第五章至第八章似可自成一个段落,即是一个精采的短篇小说,不妨篇名就称为《卡保山之夜》。内文对登山装备及露营工具叙述周详,夜晚山上营火、星空、明月、动植物的描写生动,男女间的不同个性及爱苗的孳生逐渐铺陈开来,非常自然。例如,男主角说到台湾山上的枫叶、槭叶,前者互生,后者对生,秋季叶子变红的是槭树。蚂蝗不能拉扯,只要在蚂蝗吸住的部分敲一敲,再用手指一弹,蚂蝗就掉下来了等等。
《船》不是只有爱情罗曼史。
另一部琼瑶小说,也是我看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是《几度夕阳红》。
这部像砖头般厚重的小说,不知何故出现在我家餐桌上,当时用报纸包着,也许是父亲或姐姐借来的。我翻开来一看,就被小说里的故事吸引住了。由于白话文浅显易读,加上小时候常听中广小说选播打下的根基,是以读来非常顺畅、对味。
也许受到这部小说的影响,以后我对于「对白多的小说」是情有独锺。这本书不但有故事,而且情节曲折离奇。大学生李梦竹,爱上不知对方是已有家室的大学生何慕天。更特别的是小说有两条故事主线,分别是发生于「抗战时期的重庆」与「六十年代的台北」。生于五十年代的我,当时社会风气保守、纯朴,因此被错综複杂的情节迷得昏天暗地,读得废寝忘食。不知不觉间已增进我的写作能力。这是成年以后才觉察到的。
入了大学后很想谈一场琼瑶式的恋爱,但我看上的女孩,听说在高中时即有男友了,加上琼瑶小说里的男主角大多外向活泼、有点余钱,敢追女生。我的个性内向害羞又是个穷学生,想想还是别做琼瑶梦了。
大学毕业就业五年后,和志同道合的同事结婚。我的婚姻没有外遇,没有为情所困,夫妻相处融洽。如今孩子成人,我们相继退休,偶尔出门旅行,丝毫没有缠绵悱恻与男女情爱间的纠葛不清,家庭如青山般屹立不摇。原来我的婚姻爱情都挺实际的,和琼瑶不同国。我们一直都是「夫唱妇随喜相逢,小说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」。※
上一篇:
下一篇: